医匠座上宾 | “留白”——现代医疗建筑设计精髓

发表时间:2021-09-02 13:07

2003年非典过后,天津市建筑设计院为了做专、做细、做精医疗建筑,成立了全院第一个专项所——医疗设计所,24岁的王锦军身为开拓者,从此投身于医疗建筑行业。近20年过去,医疗所已从最初的十几个人发展为百人规模、百项作品的医疗设计院。从业20年,王锦军将他无限的热情倾注到医疗建筑设计中。如今,身为医疗院总建筑的他说:设计生涯不留“空白”,医疗建筑设计必须“留白”。

王锦军


天津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医疗设计院总建筑师

方案中心主任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高级建筑师


设计项目(部分):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迁址新建工程,15万平米,1500床;

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新蒲院区设计,12万平米,900床;

石家庄市第四医院新院区设计,12万平米,800床;

遵义市新蒲新区人民医院,9万平米,500床;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迁址新建工程,38万平米,2000床;

天津市宁河区中医院迁址新建工程,7万平米,500床。




1


抉择
眼前的按部就班还是长远的热爱

2003年一场“非典”暴露出我国在医院建筑建设方面的短板,对传染性疾病的预防作用的局限性,此后,医疗建筑设计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作为当时国内潜力较大的几家设计院之一的天津市建筑设计院,在“非典”期间参与了天津市海河医院(定点医院)建设项目后,发现国内医疗建筑设计经验的缺乏和研究的空白,于是决定成立“医疗设计所”。


成立之初,其实并未被看好,医院建设项目的周期长,收益慢,复杂、难度系数大,相比住宅楼、酒店更加的符合当时的建设热潮,更具性价比。“所以医疗所发起时,采取了自愿报名原则,目的是把一群初衷热爱医疗建筑,乐于潜心研究医院的人聚拢在一起,把医疗建筑做专做精做细,使我们设计出的医院更安全、更高效、更合理。”此时年纪轻轻的王锦军正在天津市建筑设计院广州分院,“医疗设计所刚成立,前景未知,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报名了,也是出于我爱好钻研的原因。”


经过筛选,王锦军顺利的加入到当时只有十几个人的医疗设计所。“由于大家都缺乏对医疗建筑设计的经验,我们开始从周边小型乡镇卫生院着手介入,采用标准化设计,使卫生院实现医疗、预防、保健、康复、健康教育、计划生育六位一体。”卫生院虽然小,却也具备了医疗最基础的系统,为王锦军日后参与大型医疗项目打下了基础。




2


突围
县城的1200张床大手笔

矿场资源丰富的河北省迁安市,经济发展一直处于省内前列,为了满足就医需求,2007年,县城中的迁安市人民医院开启了全国都少有的上千张床位的标。对于医疗设计所而言,四年时间也做过一些医疗项目,但规模都没有这么大。王锦军说:“同期竞标的还有其他国内大型著名的设计院,但1200张床位的医院,无论哪家设计院都不太可能具备丰富的经验,可以说,我们起跑线是一样的。”王锦军带着这份自信全心投入到团队的设计中。


▲迁安市人民医院


“医院用地位于新城区,周边没有老旧用房的阻碍;三面邻路,医院出入非常便捷。总而言之,这是一块比较理想的建设用地,通过对场地的分析了解,我们的‘理想’方案开始在脑海中浮现——住院楼分设两栋,将住院与康复功能分开,尽可能降低住院楼层数,控制在15层以下;门诊、医技楼优先考虑水平交通动态,控制在3层。”最终,分开设置的想法被医院认同,“医疗设计所”突围而出。


▲迁安市人民医院


王锦军解释说,其他设计方案基本是将1200张床位设计在一栋高层建筑内,住院楼很高,医疗垂直流线被拉长,患者救治不便,且所有住院患者集中在一栋大楼救治,增加了交互感染的风险,非常不利于医院的运营管理。因此,我们让医院“躺”下来,降低医院垂直高度,增加水平动线,同时为医院留出发展的空间。


▲迁安市人民医院




3


理念
“弹性发展”使医院做到“有机生长”

王锦军认为医院建筑是有自身性格特征的:“它不仅有建筑本身地域性、文化性、时代性特征,还要满足医疗工艺、医疗流程要求。另外,当今医疗科技水平日新月异,学科建设扩展迅速,医院未来自身改、扩建适应医疗科技和社会的发展是必然趋势。因此,我认为医疗建筑设计应学会“留白”,实现‘弹性发展’。”


遵义市新蒲新区人民医院


在设计遵义市新蒲新区人民医院时,王锦军说:“我们首先对新区人口规模、当地医疗资源分布情况、现有医疗资源规模、当地病种、医院未来学科发展方向、医疗人才资源及医疗市场情况等进行了深入研究,总结出该医院在建设初期规模不宜过大,建议先行建设500床,用3至5年时间建品牌、聚人气,未来根据医院运营和医疗市场发展情况再进行学科扩展和大健康理念延伸。” 这样随着医院的发展,医疗技术更新,政策变化,该医院可以做到“有机生长”。


遵义市新蒲新区人民医院


于是,王锦军和团队将该项目的门诊、医技设计成“丁”字型,门诊东西向布置,医技南北向布置,住院设置在医技东西两侧围绕医技布置。这样布置优点在于门诊、医技、住院都是开放性的,门诊可以东西向生长,医技可以向北侧生长,住院也可以向北生长。未来建设整体性强,不会因为未来建设造成就医流线过长、流线混乱的现象发生。


遵义市新蒲新区人民医院



4


变革
疫情之后,韧性医院兴起

疫情发生,大型公立医院肩负了重要的公卫责任,疫情之后,新建医院也更加重视医院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主张平疫结合,以及韧性医院建设。“最近正在设计的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东丽院区)项目,总建筑面积25万平米,1200床。为应对未来突发疫情,我们设计了一栋独立的平疫结合楼,涵盖门诊、住院、影像、检验、检查、药房等功能,满足疫情突发时独立运转需求,平时作为医院感染病房使用。”王锦军说到。


笔者理解“韧性医院”也是一种设计“留白”,目的为了使医院能够具备变化的能力,以适应快速发展的医学技术,落到纸上容易,但一砖一瓦的搭建就困难的多了。原因在于施工过程中,可能会分包,或多家没有配合经验的单位一起完成。王锦军说,为了避免这一问题,不让建筑设计留下遗憾,他们推行了“同步一体化”设计。


▲石家庄市第四医院新院区


建筑行业建设量逐渐减少,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在国家“控增量,去存量”的政策下,城市更新背景下,未来既有建筑改造项目会增多,新建建筑量会减少。为应对建筑质量的高要求,王锦军阐述说,“同步一体化设计”模式就是为解决目前医院建设中的痛点问题“质量无法保障、投资无法控制、建设周期无法确定”,通过“同步一体化设计”模式实现项目高完成度,达到“省心”、“省力”、“省时”、“省钱”的目的。


结语

对于王锦军,最具挑战性和成就感的阶段是方案创作。在他看来,随着时代的发展,方案创作这一从无到有的过程,早已不局限于建筑美学于医疗流程简单融合,而是涵盖了国家医疗产业规划、政策;地区医疗资源平衡;新技术应用;患者就医体验、医护人员归属感等方方面面的内容。随着大健康、分级诊疗、取消药品加成、付费制度改革(DRGS)、影像、检验、消毒供应、血液净化社会化等医疗制度不断变化,未来大型综合医院必将重点放在急症和疑难杂症上,向内科外科化、手术微创化迈进。这种医疗制度改革反应在某家医院上,就需要建筑师深入理解医院的发展规划,使设计具有前瞻性、弹性,以适应医院未来不断发展需求。王锦军总结道:设计师唯有通过不断扩充新知识和提升多方沟通能力,方能将项目打造成为可持续发展的精品。

▲遵义市妇幼保健院(新蒲)院区


咨询热线
010-63383566